觀眾對於電視劇的要求越發多樣,不僅要娛樂放鬆,更需以情動人,不單是驚險刺激,更要言之有物,為平凡生活帶來溫暖和正能量。這就是《大河兒女》獲得好評的關鍵。
  在一些國產電視劇里,感情戲變成了堪比奧數題的解謎游戲,動作戲則淪為施展超能力的舞臺,婆婆和兒媳爭吵不休,格格和阿哥愛來愛去,這些娛樂化元素在締造出一個又一個收視奇跡後,徒留一地雞毛。觀眾不禁感慨:“熱愛正劇的心不曾走遠,但正劇的身影越發難覓。”正在央視一套黃金檔熱播的電視連續劇《大河兒女》,以質朴和真誠的故事為熒屏帶來正能量,讓人眼前一亮。
  主打“大歷史、小人物”的《大河兒女》,論賣相,不如都市劇洋氣時尚;論場面,也不如動作片緊張刺激;論感情,更沒有言情劇的你儂我儂。少了這些商業元素的“修飾”,卻絲毫不影響它的精彩。相反,創作者對戲劇衝突心無旁騖的追求,反倒成就了該劇的故事張力。劇中,一對鈞瓷“龍鳳盤”,牽扯出城頭變幻大王旗年代的驚心動魄;一對“羅密歐與朱麗葉”,與命運抗爭後的歸宿看得人不勝唏噓;一群黃河邊窮苦的縴夫,在受盡磨難之後毅然奔向光明。從這些人物的命運中,觀眾看到了動亂歲月里的真摯情感,也看到了兩個鈞瓷家族在歲月滄桑中的恩怨情仇。
  該劇的故事性令人拍案叫絕,但其“點睛之筆”還是貫穿始終的大河精神——大仁大愛大情大義。陳寶國飾演的“一代宗師”賀焰生,繼承了祖傳的燒窯技藝,他最大的夢想就是打破自古以來“鈞不盈尺”的宿命,燒出一尊鈞瓷大鼎,來告慰祖宗。就是這麼一個普通的手藝人,卻因戰爭被推到了時代的風口浪尖。面對日本人對鈞瓷的貪婪,賀焰生抱著對祖宗的誓言,用拳頭將各種威逼利誘拒之門外,這種對傳統的堅守令人欽佩。劇中其他人物同樣出彩。賀焰生的兒子賀青和賀晨,雖然不肯接受父親教授的手藝,為了理想各奔前程,但無論走到何處,始終不忘賀家“重情重義”的傳統。對待愛情,兩人都是奮不顧身;對待戰爭,兩人從來不甘人後。從這些“瓷二代”身上,觀眾能看到中華民族傳統精神在閃耀。在國難家難當頭之際,他們拒絕苟且,用行動向世人展現了何為大河精神。
  俗話說,士為知己者死,在賀焰生、葉鼎三等人看來,知己就是以身邊的這條大河為代表的這個民族,為之粉身碎骨——值!除了這些,大河兒女們對技藝的不懈追求,同樣令人欽佩。賀焰生為與葉鼎三爭“鈞瓷魁元”之匾,吵得不可開交,也為與手藝人張敬之切磋,以禮相待。儘管有些陰晴不定,但細細品味就不難發現,賀焰生為追求技術與藝術的完美融合,有著一股韌勁。對於熒屏前夢想實現中國夢的年輕人而言,“一代宗師”賀焰生的人生故事,既是一部傳奇,也是一部勵志書。
  如今,越來越多影視劇貼上了“大製作”的標簽,它們的製作費用不菲,演員陣容強大,再加上名導演和名編劇組成幕後團隊,催生出許多視效華麗、場面恢弘的熒屏大劇。起初,觀眾對這些視覺盛宴趨之若鶩,但隨著欣賞水平的提高,越來越多觀眾開始回歸理性,他們更渴望真實的情感體驗而非“一哭二鬧三上吊”的人物性格,他們更渴望貼近生活的故事而非天馬行空的幻想。總之,觀眾對於電視劇的要求越發多樣,不僅要娛樂放鬆,更需以情動人,不單是驚險刺激,更要言之有物,為平凡生活帶來溫暖和正能量。這就是《大河兒女》獲得好評的關鍵。 據光明日報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塑造大歷史中的小人物 為平凡生活帶來溫暖和正能量)
創作者介紹

lh42lhiaf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