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個論
  5月19日,廣東一則“佛山市委書記、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李貽偉擬任廣州市委副書記”的任命消息,在輿論場泛起漣漪。只不過,關註的焦點,並不是新上任的李貽偉,而是從這個位置上提前退休的原廣州市委副書記方旋。
  據悉,有關部門近期確認方旋為“裸官”。在目前全國各地均在調整“裸官”職位大背景下,方旋被組織要求提前退休。(相關新聞見今日本報A02版)
  年初,中央印發《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》,明確規定限制“裸官”提拔;2月,中央第八巡視組向廣東省反饋巡視情況,提及廣東“一些地方‘裸官’問題突出”;3月,南方某市官員調整,多名擔任正職的處級幹部被撤職,原因只有一個:他們是“裸官”。
  不過,這些動向,是時還被圈定為地域範圍內的自選動作,可事實上,這卻是全盤佈局的結果——今年2月,中組部下發了一份關於治理“裸官”的文件,主旨之一,即是要求此類官員“要麼把家人接回來,要麼提前退休”。看來,廣東整治“裸官”,並非領風氣之先,不過是執行效率較好罷了。
  有多名擔任正職的處級“裸官”被撤職作為鋪墊,方旋即便是因“裸官”而被提前退休,也似乎順理成章了。在此,要明確一個概念:“裸官”可以稱問題官員,卻未必是貪官、腐官。能夠以提前退休的姿態體面退場,疑因“裸官”終結仕途的方旋,或經過和經得起組織的考驗。否則,他的待遇,或不是提前退休,而是調查、撤職等。
  可是,從輿論來看,對“裸官”提前退休的退場方式,是存在質疑的。這大抵是因為很多“裸官”被查出貪腐問題的緣故。而要消解這種質疑,最好的路徑,那便是在“裸官”退場之前,以公開透明的程序,來印證“裸官”問題之外,是不是清白之身。否則,很容易被誤解為妥協和容忍,認為這是“仁慈”的處罰。
  在整治“裸官”行動之前,對於“裸官”該如何定性?如果只是關乎政治信仰和忠誠度,無明確禁止的法規條例,那麼並無牽絆其他問題的“裸官”提前退休,倒也不必質疑。此一時,彼一時,讓“裸官”末路也算是在處置歷史遺留問題。
  只不過,即便是“裸官”提前退休,也必須要有退場前的審查機制,查清楚“裸官”問題之外,是否還存在其他問題。否則,不僅輿論很容易將此解讀為輕易地寬恕和赦免,那些背負著問題的“裸官”,也很容易藉此機會,逃避黨紀國法的製裁,成為躲避這場反腐風暴的可乘之機。
  相關人士對“裸官”以提前退休的姿態離場,曾提出“三問”:“裸”的資本來自哪兒,妻兒老小都在國外,錢從何處來?為何要裸,是隨時準備跑路嗎?退休純粹是因為“裸”,還是因為有問題?認為“不能一退了之,有必要追問”。這樣的追問,雖然將“裸官”輕易代入貪腐官員的嫌疑有些誅心,但很顯然,這“三問”代表的是公眾對“裸官”退出前是否清白的質疑。“裸官”問題,也許並不是以提前退休姿態離場的阻礙,但是有無其他問題呢,依然需要通過公開透明的調查給民眾交代。畢竟,退休之後,供養這些前“裸官”的依然是納稅者。
  “裸官”末路,清廉政治才能邁向更加開闊的前路。“裸官”該以怎樣的姿態退場,在此之前,在政治生態里變身“裸官”已經讓我們糊裡糊塗,待到退場之時,不能再不清不楚。
  □張勇
  (原標題:“裸官”該以怎樣的姿勢退場�
創作者介紹

lh42lhiaf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